微信扫一扫 分享朋友圈

已有 131055 人浏览分享

开启左侧

“华人首富”赵长鹏,真的一夜返贫了吗?

[复制链接]
131055 1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x
有行业人士认为,币圈暴涨暴跌是常态,这也导致赵长鹏的身价波动较大。而在全球对加密货币严监管以及美联储加息的背景下,不排除未来赵长鹏身价再度大幅缩水。

“返贫了(Poor again)。”5月17日,币安创始人赵长鹏转载了一条有关币安投资Luna币的报道并评论道。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赵长鹏真的返贫了吗?雷达财经注意到,在美联储激进加息缩表的大背景下,虚拟货币的泡沫正在逐渐破灭,而Luna币的暴雷则成为了标志性的事件。仅用时几天,一枚Luna币的价格就从90美元一路血崩至如今不足0.00015美元,数百亿美元市值灰飞烟灭。

而在2021年问鼎华人首富的赵长鹏,是最引人关注的Luna币持仓者之一。据赵长鹏所述,2018年币安交易所曾投资300万美元,换来了1500万枚Luna币,这笔投资价值曾一度翻至16亿美元,但如今仅剩约3000美元。

不过,300万美元对于赵长鹏而言,并不算损失惨重。但在加密货币整体大跌、交易平台营收遭受重创的背景下,据彭博亿万富翁指数,至5月11日,赵长鹏个人财富已由960亿美元缩减至116亿美元,跌去近九成。

很快,赵长鹏财富回血。5月20日,赵长鹏在福布斯实时富豪榜中的财富为650亿美元,在国内仅次于钟睒睒排名第二。

Luna币“出圈”

对于虚拟货币价值的大幅波动,不少局外人,甚至投资者都已司空见惯。但此次Luna币的崩盘事件仍有其独特性。

雷达财经注意到,英国《卫报》认为,该事件产生的余波将不亚于“雷曼兄弟”倒闭;韩国“金融新闻”网站则报道称,暴跌事故令韩国国内超20万民众蒙受损失,考虑到该币在80多个国家和地区进行了交易,权度亨(Luna币创始人)恐遭到多国起诉。

事实上,不同于比特币、以太坊等币种,Luna币与和其绑定的姐妹币“UST”确实是虚拟货币中的“异类”。

值得注意的是,起初UST与Luna币是为避免虚拟货币过山车式大起大落而设计出的“稳定币”。

2014年,数字货币交易所Bifinex旗下的Tether公司发行了全球第一款稳定币USDT(泰达币),而该币种达成“稳定”的方式,则是与美元挂钩。

与信用货币市场的汇率相似,机构每发行一个泰达币,银行里就要存入一美元。当泰达币价格上涨,机构就会买入泰达币,抛售美元;泰达币价格下跌,机构抛售泰达币,买入美元,以此来维持泰达币价值的稳定。

但这种模式本质上是中心化的,与虚拟货币、区块链信奉的“去中心化”宗旨相背离,而且模式本身并不新颖。于是又有人想出了通过算法来进行稳定的手段,其中声势最大的便是毕业于斯坦福大学计算机专业的韩国人Do Kwon(权度亨)。

2018年,权度亨建立了一个围绕稳定币的公链生态Terra,在这条链上发行了多种锚定法定货币的稳定币,其中锚定美元的UST规模最大。

与此前稳定币不同的是,权度亨设立了一个新机制,其为UST找到了新的联系币种Luna币。游戏规则是,一个UST等于价值1美元的Luna,两个币种是双向销毁铸造的关系。

这意味着,当UST大于1美元的时候,投资者可以通过销毁Luna,铸造UST再将其抛售来获利,此时Luna价格会上涨,市场也会抛售UST给投资者来维持币值稳定;当UST小于1美元的时候,投资者可以通过销毁UST,铸造Luna再抛售获利,此时Luna价格会下跌,市场会买入UST来维持币值稳定。

这种通过供需来稳定价值的机制,虽然从原理上看与此前直接绑定美元的抵押稳定币无异,但其最大的特点在于无论是UST还是Luna,背后完全没有价值支撑。

在此背景下,如果投资者对UST的抛售量过大,两个币种间的联系就可能会脱钩,从而导致Luna价格崩盘;相对而言,如果买入UST的资金持续增多,Luna价格也会不断上涨,才更有利于UST的稳定。

因此,为了吸引投资者买入UST,Terra项目方成立了一个叫Anchor的项目,只要把拥有的UST存进Anchor,就能享受高达近20%的固定存款年化收益率。

高利率的诱惑下,投资者们蜂拥涌入,至2022年4月,Luna币的价格已经从2021年初的不到1美元飙升至近120美元,市值也一度突破430亿美元,成为了世界第三大稳定币,也是世界第一大算法稳定币,被投资者们称为“币圈茅台”。

然而,Luna币背后也蕴藏巨大的风险。银保监会几年前就曾提示:“在实践中,承诺保证本金的金融产品收益率超过6%就要打问号,超过8%就很危险,10%以上就要准备损失全部本金。”

Anchor项目20%的高收益率是建立在背后基金会备用金充足的基础上,一旦备用金烧完,UST的稳定很快将不复存在。而6月,则是业内预计备用金枯竭的时间节点。

5月初,一批大机构的资金仿佛提前计划好一般,突然开始连续多日大规模抛售UST,很快造成了UST的脱锚,投资者的恐慌情绪随之开始传导,造成UST被继续抛售,恶性循环就此开始。

短短四日,Luna币的价格就从90美元跌至1美元以下,此后一度跌到0.00005美元,近乎归零。据了解,爆仓的投资者多达37万,Terra即使输血30亿美元也无济于事。

不过,权度亨并没就此放弃。据报道,其已正式提议将Terra网络分叉成一条新链,意欲“重新开始”。

虚拟货币崩跌,赵长鹏跌下首富之位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币圈知名富豪之一,旗下又拥有全球最大加密货币交易所,赵长鹏似乎并未在第一时间关注到币安对Luna币的投资情况。

“看到推特上的一些评论,我突然想到,还没问过我们的团队是否持有UST仓位。”5月16日,赵长鹏在推特上称。其还解释道,自己出于安全原因,并不能访问管理后台,此前总是问其他人才能得到消息。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经过确认后,赵长鹏发现币安的一笔Luna投资损失惨重。

据了解,币安曾在2018年向Terra生态系统投资了300万美元,获得了1500万个Luna代币。赵长鹏称,以Luna的最高价格计算,这笔投资曾经翻了超过500倍,达到16亿美元的市值,但币安并未通过套现等操作“落地为安”。

在Luna及UST崩盘后,该投资的价值现已暴跌至2000美元上下,蒸发幅度超过99.99%。

相比自家交易所的投资,赵长鹏对Luna币投资者的情况更为关注。上周时赵长鹏就曾表达过对Luna和UST背后团队处理崩溃方式的“失望”。

而权度亨想分叉Terra,或创建一个新的区块链并以一种新的加密货币向支持者分发数百万个代币的解决方案,也并不被赵长鹏认可。“这行不通,”赵长鹏在推文中说道。

此外,赵长鹏表示,为了在保护用户方面起到表率作用,币安会先把这件事放在一边,并要求Terra项目团队首先赔偿散户投资者,如果没能全部赔偿完的话,币安会接棒。同时其还转发了另一位网友的建议并表示支持,该网友称第二种方案是应优先考虑那些有几千甚至更多UST币存在Anchor项目中的小额投资者。

据外媒The Block报道,币安交易所一直在就从最近的10亿美元融资中向Luna投资3亿美元进行谈判,但该交易尚未完成。

祸不单行,LUNA币被血洗期间,本就处于下跌熊市的虚拟货币市场更是雪上加霜,出现了集体崩跌的景象。

5月12日,比特币价格在前一交易日下跌7.27%后,再次暴跌,盘中一度跌至25174.8美元,自年内高位已接近腰斩,创下2020年12月以来新低。而虚拟货币市场第二大数字货币以太坊,价格也一度跌至每枚1704.05美元。这是自2021年6月以来,以太坊首次跌破2000美元大关。

币圈大佬们的财富也随之严重缩水。根据彭博亿万富翁指数,赵长鹏个人财富由960亿美元缩减至116亿美元,蒸发84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5736亿元),跌幅近90%。

除此之外,Coinbase创始人布莱恩·阿姆斯特朗财富已经蒸发约83%,降至23亿美元。另据虚拟币安全企业派盾爆料,波场TRON创始人孙宇晨一度单日将4.19亿枚泰达币转入币安,后又将3.19亿枚泰达币从币安转出,外界推测其一天内亏损了一亿美元。

不过,仅过了一周,赵长鹏的财富值就涨回来了。雷达财经注意到,截至5月20日,赵长鹏在福布斯实时富豪榜中的财富为650亿美元,在国内仅次于钟睒睒排名第二。

虚拟货币“信徒”

这并不是赵长鹏财富值的第一次大缩水,自踏入币圈以来,类似的情况数次上演,但赵长鹏对虚拟货币的态度从未动摇,其也因此陷入了巨大的争议,并为自己惹来了不少监管的麻烦。

1977年出生的赵长鹏现年不过45岁,其大学毕业后的本职是一名开发股票交易平台的程序员。后来因为能力强,赵长鹏跳到了纽约彭博社,并一路做到了技术总监。

赵长鹏志不在此。2005年,其又移居上海创业,为券商开发高频交易系统。2013年,一个偶然的机会下,赵长鹏从一名扑克牌友、风险投资人处了解到了比特币,自此便深入其中。

笃信比特币的赵长鹏,一上来就选择了“All in”。2014年其用卖掉上海房子的钱,全部购买了比特币,随后不到一年,上海的房价就翻了一倍,而比特币则跌去三分之二。一度,赵长鹏除手机之外,再无其他资产,其也因此被信徒们封为“第一位将加密货币作为身上99%资产的人”。

2017年,赵长鹏不满足自己投资时给其他平台“交过路费”,于是创立了币安。与其他加密货币交易平台不同的是,币安不拘泥于比特币、以太币等成熟货币的交易,而是广泛融入大量新兴货币。

据Coingecko报道,币安在其国际交易所提供超过350种代币的交易,是加密货币鼻祖级交易平台、美国第一家持有正规牌照的比特币交易所Coinbase提供交易量的两倍多。而币安的盈利模式则主要是平台交易和提现收取的手续费。

值得注意的是,相比成熟加密货币,新兴加密货币更具投机性。且币安还提供将加密货币兑换成比特币或美元的服务,这为各种庞杂的交易提供了便利,也更容易收割韭菜。

在此背景下,市场普遍认为赵长鹏的净资产,远高于彭博给出的960亿美元。因为这960亿中,并未包括赵长鹏的数字资产,如赵长鹏名下币安平台自己发行的代币“BNB”,2021年涨幅超1300%。

更何况,币安的盈利能力也十分惊人。2018第一季度,币安宣布盈利2亿美元,超过德意志银行,此时距其成立仅6个多月。这一成就震惊了区块链行业,也是这时开始,业内多了“币圈一天,人间一年”的说法。

但赵长鹏在财富暴涨的同时,监管也如影随形。目前,美国就正在调查赵长鹏名下的 “Binance Holdings Ltd.”,是否是洗钱和逃税的渠道,以及是否存在“操纵市场和内幕交易”的可能,并将着重 调查币安是否允许非法的美国客户,使用币安交易加密货币衍生品。

英国、日本、德国、意大利等国家也盯上了币安。2021年12月30日,一家加拿大证券监管机构,还谴责币安在没有注册的情况下继续在该国开展业务。

而我国更是在2021年9月24日,由央行等十部委指出,境外虚拟货币交易所通过互联网向我国境内居民提供服务同样属于非法金融活动。此后,币安就从中国退出了全部业务内容。

值得一提的是,遭遇严监管的币安,到今天都没有一个固定的办公地址。

本文源自雷达财经

原文地址:https://m.toutiao.com/i7099841782003073544/

举报 使用道具

回复

评论 1

佳琪 社区微信达人  注册会员  发表于 2022-5-21 17:33:3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想买点怎么买

举报 使用道具

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关注

粉丝

主题
精彩推荐
热门资讯
网友晒图
图文推荐
  • 微信公众平台

  • 扫描访问手机版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链上博客 ( 网站备案: 黔ICP备18003471号-3 )

GMT+8, 2022-8-8 16:05 , Processed in 0.188673 second(s), 32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链上博客! 4.0

Copyright © 2021-2022, 铭特网络科技版权所有.